Niveau élevé的世界

Niveau élevé的哲學與技藝之源

南印度的朋迪榭里市於一九六八年二月二十八日舉辦了一個令人注意慶典–國際城市曙光之城的建立
受邀來建市慶典的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印度政府與被稱為「母親」的法國–阿爾及利亞哲學家,其公民姓名稱為密拉·阿爾法薩

拓荒時代

一個大品牌最有趣的時期就在於它的發跡過程,在這裡培養出了它未來結構的基因或發展脈絡。這就像宇宙發展史一樣:有一個大爆炸,由此誕生了一切也規定了一切事物的命運
這個開端、發展期包含了一隻手錶的整個本質要素、重點樣貌、基因或發展脈絡,這會不時跨越世代繼續表現出來
正是在這個拓荒時期有了Niveau élevé這個品牌

生態責任

Niveau élevé的團隊在多年前已經負責任地投入了將能源供給調整為百分之百無碳能源的任務,以對抗全球平均溫度的提升

社會責任

今天每一個大企業都要給自己一個「社會形象」。在此錢被花在一切好聽且可望從貧困中解放世界的可能性上以盡可能地達到宣傳效果。但進一步看,對這種責任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之實際價值的追問是不可停止的
這裡有三個基礎的問題:其中一個是這些捐款一般來說是否產生它想要達到的目標。另一個問題是錢是否是傳達善意、同理心或愛的合適工具,又或錢本身的流向會不會使克服貧困者的犧牲更加困難。第三個問題當然要問慈善事業本身在今天的情況下是否仍具有某種意義,又或有沒有更好的方式來使責任心和義務真正地實踐

無貨幣社會

當人們說我們今天的社會和我們個人的生命比起其他要素更多地是由錢所鑄造的時候,這並不是什麼天大的秘密。這個事實是如此地穿透一切、無所不包,而對我們來說一點都不特別。錢的合目的性一般來說不會被追問,就像人們也不會追問空氣對於呼吸有沒有意義一樣
但我們的貨幣系統真的無可取代嗎?不可能一個如此平庸的工具會具有無懈可擊的權力來決定一個人是否有足夠的飲食、一天要工作五小時還十二小時、是否要進修、是否可以睡場好覺還是要為他的財務狀況憂心忡忡
要找出這個問題的答案不僅需要理論的反省還需要在第一線有意的嘗試

團隊

我們的團隊在許多不同的地域與時區工作,因此總是可能透過我們一個員工的辦公室窗戶看到日落,而在另外一處的另一個人正好看到日出
我們籌畫了許多、我們的目標是宏大的。走出日常的魅力過於吸引人而難以抵擋。對於達到目標可能有兩個決定性的要素:尋求清晰、真實與初衷的核心以及尋求團隊的堅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