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鑽石與打磨藝術

神秘之城-本地治里-有很多特色,它們似乎並非偶然地存在於印度這塊淨土之上。印度是當代文明眾多成就的發源地。現存五種建構當代文化的古代文明分別是:印度、中國、美索不達米亞、埃及以及古希臘。古印度的精神世界對於我們而言擁有無法企及之高度。許多革命性的發現如輪胎、智力遊戲例如西洋棋、令人印象深刻的文化古跡、獨一無二深刻且多元的哲學思想。同時印度擁有世上六大宗教裡的其中兩個:印度教和佛教。然而在日常生活中還有許多著名的東西起源於印度,例如茶葉,另一個是鑽石。在古代和中世紀的每一顆鑽石皆來自印度。1729年在巴西發明了第一顆在印度以外未經雕琢的鑽石。
像本地治里這樣的城市國家,也即是所謂的聯邦屬地,在印度享有很特殊的地位。就算是英國統治時期,它也不屬於英國的殖民地,而是在印度裡唯一一個是屬於法國的殖民地。職是之故法國文化不僅形塑了本地治里的市容、居民和宗教以及語言之融合。
然而,本地治里最大的標誌無疑是哲學。斯瑞·奧羅賓多是偉大的古印度哲學和印度教思想的改革者,曾於他的思想醞釀時期生活在本地治里;他致力於打破古代思想以及表達方式和當代世界觀的裂縫,使得當代人得以有一條通往他的哲學與宗教起源的活生生道路,這是其他文化所沒有做的。西方的宗教,例如基督教就缺乏這種橋樑,以致於對於這些宗教的理解被信仰所取代。道家完全不需要把古代文獻轉譯成現代思想的橋樑,因為它作為獨一無二的世界宗教致力於從思想性的上層建築釋放出知識的原創性和經驗,由於這種上層建築不存在,因此也不需要轉譯成現代術語。
職是之故,本地治里是古典印度哲學、宗教以及現代印度精神世界聯結的家園。本地治里為數不少的計劃無非是建立在這些成就的影子裡。其中一個計劃即是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認證的計劃:曙光之城。另一個則是較少引起關注的計劃:鑽石打磨公司,Aditi Diamond,至今大抵仍是印度最頂尖的鑽石打磨公司。
人和鑽石的愛情故事是如此的久遠,以致於它的起源已不可考。愛或許是出於一見鐘情。因為未琢磨的鑽石晶體常常是優美和優雅,它折射出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如果是一個已裁切的八面體鑽石,則會令人懷疑,它的完美究竟是不是自然的偶然產物。
直到14世紀我們才獲得關於鑽石加工的基礎知識。因為鑽石是最堅硬的物質,沒有任何東西可攻克它,因此直到好幾個世紀以前,鑽石都未經雕琢和加工。所有古代和中世紀的文獻記錄和口述記載總是與未經雕琢鑽石有關。
數個世紀前鑽石只出現在印度,甚至在古代,鑽石也只是在印度為人熟知。直到亞歷山大大帝時期以後,鑽石才從印度運往地中海。據此,大部分的鑽石歷史都在印度發生。
公元前后500后有充分的文獻記載,可以想像鑽石在古印度扮演著非常重要的社會角色。閱讀古代梵文的文獻就會發現高度的樂趣。由此可得知鑽石貿易的特點從何而來,這一點置放在當代脈絡裡顯得難以理解。
在一篇5世紀的印度文獻《諸寶性論》(寶石之品鑒)裡,作者特別提供了鑽石生成史的概略述敘:“學者把強力歸於鑽石,鑽石是寶石之首,故先論述:鑽石的八大產地:索拉什特拉(喜馬拉雅)、亨比、旁陀羅、羯陵伽、拘薩羅、” 鑽石在世界任何的地方生成都是晶瑩剔透,輕巧,色澤亮麗,平坦,無刮痕,無瑕疵,無紋路,無碎裂痕跡 – 甚至,如若鑽石有原子的數值,則它事實上可說是上帝的贈禮,但這也預設了,鑽石棱角完好的生成。
誰若總戴著銳利尖頂、無雜質、無瑕疵的鑽石,那麼每一天都好運連連,包括:孩子、財富、糧食、牛和牲畜。”
鑽石的重要性在古印度可見一斑,其特色和魔幻般的力量巨細靡遺地被探究並且完整地記載下來,這些特性確切地對應了社會生活,所以鑽石的顏色又再區分為四種基本色,分別對應四種主要的社會種性階級。這四種階級區分2500年來一直如此:“婆羅門(祭師和學者等等)、剎帝利(武士)、吠舍(商人)、首陀羅(最低階級,大部分是農民和勞工)。在古代文獻中鑽石根據顏色劃分成四種相應的種性階級:鑽石有四種顏色,相應四種階級。擁有珍珠般、水晶般、月光石般軟柔光澤的鑽石屬於婆羅門階級。淡紅色、深褐色、美和純粹的鑽石稱之為剎帝利。吠舍是亮黃色。首陀羅閃爍如閃亮的寶劍,根據它的光澤鑒賞家把它歸給第四種階級。”
顏色和種性階級之間相應的區分也有對應的幸運屬性,即它的內在價值:婆羅門階級的鑽石自然是最有價值的,因為它位屬最高的階級。褐色的殺帝利帶來的武士的善良的特性:例如勇氣、強健的體魄等等。吠舍,商人階級的鑽石招財。首陀羅,農民階級的鑽石,祈求莊稼豐收。
《諸寶性論》指出:
“如前所述,國王佩戴的是優美、光澤閃爍的鑽石,擁有一種戰勝其他勢力的力量,而成為鄰國的統治者。誰戴著剎帝利的鑽石表示勇敢、偉大、戰無不勝、讓敵人恐懼。
勇氣、身心朝氣蓬勃、運氣、靈巧、財富、收割莊稼是吠舍的鑽石。如果佩戴首陀羅相應的鑽石,則招來豐衣足食和樂善好施。如若想祈求吉兆, 必須支付更高的價格。然而,如若缺乏好的吉兆,則這個階級是軟弱的。
對首陀羅的價格和吉兆的評論表明了首陀羅是最低的階級。因為它的吉兆是招來豐收,儘管首陀羅的價格較貴。因此八面水晶有八個平面,十個銳利的棱角,六個尖角。
《諸寶性論》的作者接著解釋:
一旦一個屋子是四種階級的住所,即表明了:早夭的危險、蛇、火、敵人、疾病、撤退。誰若做的出品質卓越的鑽石所擁有的四種顏色,則可免除一切厄運的降臨。如若鑽石出現這些完整的顏色,則這些個別的鑽石將大大增加它的效應。
鑽石在古代印度社會擁有如此大的意義,因此出現了一種行業:鑽石鑒賞家。至今,鑽石價值仍取決於鑽石鑒賞家在鑽石機構的評鑒結果。由於耗費不貲,門外漢根本無法想像這些機構的價值。一顆石頭是否質地純潔,抑或只是純度高但仍有輕微的瑕疵,以及它的色澤是否純凈無色,或者是更低的色澤類別,決定了40%的銷售價值。對此,鑒賞家的中立性常常飽受壓力;在許多的機構裡,評鑒的客觀性並無受到保證。因此我們只推薦專業的評鑒機構,例如:美國寶石學院(GIA)、比利時鑽石高階會議 (HRD)、鑽石檢測實驗所 (DPL)、國際寶石學院 (IGI)。
古老的梵文文獻提供了對古印度鑒賞家的權威之概觀:鑽石應有這些屬性,角邊、平面、尖角、刻面、頂部。首先把鑽石放上磅秤秤重,然後依重量制定價格。所有的女孩和貴婦都想知道鑽石評鑒的結果。所謂的鑽石鑒賞家,其職業內容無非是:制定價格。他可判斷一顆鑽石是產自本地還是產自八大礦區,或者是產自其他的外島。工藝、色澤、光澤、形式、重量、質地、產地、色差、價格,這些就是判斷鑽石的八個基本素質。鑽石在以下地區銷售:阿卡拉(Akara), 普瓦德卡(Purvadeca), 喀什米爾(Kashmir),馬德雅德卡(Madhyadeca),斯里蘭卡(Ceylon)和印度河流域。誰若不屬於這四種種性階級,就會被歸類為殘缺或是不詳的徵兆,他就不能從事公職人員,或者很少能當鑒賞家。
如果鑽石鑒賞家出現,修羅、巨人族、蛇會馬上退卻,而不會往中間去。這一點倒是毋庸置疑。人們需有這樣有高素質的鑒賞家。然而要找到這樣的鑒賞家非常不容易;甚至在天上,保管寶藏的地方也一樣。買家滿懷敬意地渴求他的評鑒經驗,為主要的鑒賞家提供座位、香水和花環。為有疑問的客戶仔細地檢查鑽石的質地和瑕疵,然後才透過手勢悄悄地報價。
偶爾也會發生賣家不善為寶石定價,他們也不會阻礙鑒賞家。有時候人們出於恐懼、混淆或貪念,低估了優質的寶石或者高估了某些質地普通的寶石。禍常常是從口而出的…有些商人要求超出預期的價格,他們考慮的既不是瑕疵也不是質量。因此鑒賞家必須謹慎地檢查。全部的鑒賞家作為《諸寶性論》的專家必須是堅定不移、不偏不倚的仲裁者。但也有一些鑒賞家制定價格是取決於地點和時間。偶爾我們也會發現有些鑒賞家,嫻熟於著作的文本和意義,並且有能力評鑒所有的寶石。如果人們手頭上有顆寶石,大可放心讓他們獨自作業,而不用擔心報價的問題。
也有一些人,製造有瑕疵鑽石。但熟知《諸寶性論》,便可透過試金石、敲擊和硬度試驗就能發現是否有瑕疵。
由於亞歷山大大帝的征戰,印度的鑽石才傳到地中海。學者推斷,是否在此之前鑽石並不允許出口外銷。某些歷史學家也猜測,鑽石在當時視為征稅的項目。若是如此,則可能在上流社會(貴族和商人)都用鑽石繳稅。
早期的印度文化遠勝於同時期的全盛時代的埃及文化。舉例來說,輪子的發明並不是在埃及而是在印度。古印度奧義書和吠陀哲學是如此深刻,叔本華甚至曾說:沒什麼比閱讀奧義書更令人欣慰。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鑽石在當時古代卓越不凡的地位竟然僅是奠基於單純的迷信。對此,印度投入了極大的心力探究神秘學和神話的世界。迷信可能持續流傳一個或兩個頂多三個世代,但不會超過幾千年,不會有如此歷久不衰的影響。
在這個鑽石現象背後,必然還有某些不同於純粹迷信的事物。一方面,無疑是心理因素,例如在內心深處對完美的追求。精確結晶八面體未經琢磨的鑽石無非展示了這種完美的象徵。另一方面是鑽石堅硬和無堅不摧的事實。除了心理因素以外,社會政治的因素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也可能是出於皇室貴族身份地位象徵的需要 – 也許根據平行貨幣的方式在更小的空間裡統合更多的價值。
就鑽石超自然力量的信仰而言,印度人正如我們一樣相信平行於這個物理的世界之外,還存在著另一個對我們心靈知識而言仍隱而不顯的世界。印度人是這兩個世界探索的專家,然而我們僅能感知到部分的存在。對我們的知覺和知識而言,或許還有一大部分還隱沒在其中。這似乎可能是,鑽石在這個隱而不顯的創生部分佔有很特殊的位置。如前所述,地球上幾乎沒有一個物質如鑽石有如此卓越的地位:它是最堅硬且折射率最強的物質。它是最好的導熱體。其他不同的最優良特性緊連著描述鑽石特殊性。一個物質匯聚了許多不同領域裡最好的特性即證明了這是個特殊物質。在一個對我們而言仍隱沒的領域裡,鑽石同樣擁有極為卓越的質地,這一點至少無可反駁。
鑽石打磨的工藝的發源地並不在印度,而是在德國。這種工藝起始於歐洲一個手工業最先進的城市:紐倫堡。由於手工業工會的力量以及研究的熱情推動它的市民,紐倫堡遠勝於其他的歐洲城市,因而紐倫堡不僅生產遠近馳名的薑餅,還有馬口鐵和鉛筆。
歷史學家固然常宣稱,鑽石打磨工藝起始於巴黎,更確切地說是從巴黎發展開來。但這一點並不完全正確。第一個關於歐洲鑽石打磨的文字記載是起源於紐倫堡。當時在那裡已有1375個打磨的工會。在此之前,並未發現任何在巴黎或在歐洲其他城市有打磨活動的文字記錄。
把未琢磨的鑽石加工成珠寶,鑽石打磨取得了全新的面向。歐洲貴族的奢華排場和名聲的追求,在當時幾乎是沒有底線的,因而巴黎是其中一個最好淘金的地方,人們可以在那裡販售任何新的物品。所以也就不奇怪,第一份提及在巴黎鑽石打磨的活動的記錄,裡面提到一位名為赫曼的打磨師傅。這份文獻記載於1407年:它記載了一個紐倫堡的打磨師傅移居巴黎,並在那裡開啟新事業。
至今為止鑽石打磨技術一直仍是無砂輪技術。但此時紐倫堡的先進技術取代了印度製的砂紙機。桌面用鑽石粉浸漬,然後把鑽石在上面打磨。儘管這個方法所費不貲和耗時,但成效顯著。原則上這方法跟當前的工序並無差別。在不同打磨方向擴散的鑽石水晶以柔和的方式在桌面上打磨,從而產生刻面。
許久以後,來自的比利時布魯日的羅德梵柏奎(Lodewyk van Berquem)在打磨技術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以紐倫堡的打磨知識,梵柏奎確立了鑽石可用鑽石灰打磨並發展出鑽石打磨的砂輪。自此或者說自15世紀下半葉打磨技術到如今並無大幅改變。後來所附加的技術是鑽石鋸切技術以及鑽石多角型的打磨。但現今的鑽石打磨和鑽石琢面打磨技術宛如15世紀末並無二致。
但有趣的是,本地治里的鑽石打磨技術是由一位出生於紐倫堡的德國人所建立和主導。一切都肇始於蘇黎世1980年一月的交易,南印度一家小型的打磨公司以10.000馬克更易僱主。一位瑞士的打磨師傅放棄了他在印度建立打磨公司的計劃並且從這個失敗的計劃裡拯救還能挽救的部分。這項交易包括了兩部已報廢的打磨機器、一些打磨鉗子、Dops還有一些在本地治里已鏽蝕的零件。而交易的價格也包括了打磨技術的密集課程,這些課程辦在在著名的班沃奎(Bahnhofquai),由瑞士蘇黎世的賣方所承辦。
這項交易的理由並不是要創立珠寶分行,而是出於對哲學之愛,這一點吸引了後來Niveau Élevé的創辦者前往印度 -《吠陀》和《奧義書》的國度,尤其是前往本地治里。這些過時的打磨機器被當作是出師的入門,作為在遠方謀生的工具並且從來就不曾做出返回德國的打算。
然而一切都變的不一樣了。15年后從兩部打磨機變成了超過100部。這些機器可日產超過1000塊。往後幾年產量日漸增加,甚至達到日產3000塊。
本來鑽石和珠寶就不是打磨技術生產系列的一部分。打磨開始於技術的領域。它為手錶和珠寶產業生產一些與鑽石相關的工具、金屬加工業的硬度測試、關於印度研究的鑽石測試。就技術-學術的角度而言,這位德國人是精通於基礎化學之領域的學者,熟知原子和水晶體最新的樣式。因此他可迅速把鑽石特殊的外層歸類為水晶體結構,即是原子結構,並且可從不定型的受損的十二面晶體的鑽石打磨成碳原子的四角原子結構。當時在孟買和卡爾帕卡姆的核能中心的基礎研究對於高壓鑽石有極大的需求。這些鑽石是圓錐型的,帶有細小的平頂。幾噸的壓力重壓在半平方公尺的平面。這種鑽石運用於全球的研究中心,為了壓縮惰性氣體,尤其是氡,這預設了固定的聚集狀態。在這種狀態裡以X光線測試,關於個別原子的聚集和結構引導出任何可能的結論。
對此所需的是大約3mm大的高壓鑽石,它盡可能是堅硬的,以及盡可能的保持底面和錐頂鑽面之間的高度平行性。兩面平行的問題很快地就解決了。如果高壓鑽石以雷射處理,那麼雷射借助於不完全平行的鑽石平面轉移。在20公尺的距離,也即是鑽石兩面的角度產生可測量雷射光的誤差,它可在萬分之一毫米呈顯鑽石平行的誤差。借助於這種方法,高壓鑽石的平行性的誤差可達到少於五千分之一。我們把鑽石打磨成晶體,這樣一來鑽石擁有了高壓的可能性,並且在晶體裡碳原子最大可能數量都存在高壓鑽石的壓力方向。80年代初期,本地治里的打磨公司已提供鑽石高壓砧,它可供應之前所不及的高壓測試。印度科學家對此欣喜若狂!他們憑此在科研的成果超越了美國的科學家並且在相關的領域裡贏得了國際大獎。在當時小小的打磨公司只聘有大約10人,但打磨的技術上卻是走在世界的前沿。
然而,對這件鑽石特殊工具的生產要求高度專注以及並不容易規格化和建造,因此作出這樣的決定:轉型為珠寶鑽石之打磨。借助於精密的打磨技術可迅速地打磨鑽石,甚至對於小顆的鑽石都可保證鑽石頂部角度的誤差少於四分之一度。這一轉型在手錶行業引起巨大的反響,收到越來越多訂單;最後,每日最多可打磨3000塊。
但很快也發現,這樣的生產或者說大量的生產已經背離了當初設定的目的。所以減少了打磨的數量。因此,開始婉拒海外訂單,專注於真正樂趣所在:鑽石打磨之藝術。換言之,從最有趣的物質裡,為自家鑽石製作以及為德國或印度的公司製造最優質的鑽石。
也因此業務就不僅單純涉及了鑽石的打磨,也包括了某些特殊的打磨,例如“火玫瑰型”以及其他特殊的切工。從來沒有一家打磨公司如此全方位發展打磨的領域。這些領域包括了工業用鑽石、研究用鑽石、特殊切工鑽石、精密鑽石之量產,以及最後打磨方式的發展。對此,Niveau Élevé的打磨技術一直都是頂尖、卓越。我們不僅擁有自己的鑽石打磨公司,而且是以雷射打磨。借助於Sarin與納Sarin的儀器,未雕琢鑽石可以透過程式計算並且可以馬上做標誌,因此未雕琢的物質在優良的磨切質料取得了理想的收益。Aditi Diamonds的打磨師傅,好多的資歷都已經超過30年,他們現在都有能力借助於10倍放大鏡,親手製造直徑一毫米的小鑽石平面少於300分之一毫米的誤差。這幾年Aditi Diamonds裁切不少特殊的切工的鑽石,例如“心型與劍型”的鑽石。打磨技術一直是Niveau Élevé手錶的根基,鑒於它的知識、豐富的經驗、能力和精確性而在全新的、其他打磨公司所沒有涉獵的領域勇敢冒險。所以Niveau Élevé借助於特殊光圖發展了七種全新鑽石切工模式。這些切工擁有十二點對稱性,它們也對應了時間的單位區分。
在古印度文明裡擁有深刻起源的鑽石,作為一直集聚了大部分物理優勢於一身的物質,它代表的是完美、美感和價值;是表達我們手錶所要轉達訊息最理想的媒介。我們深感驕傲,我們以自己的方式克服了這種物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