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Niveau Élevé新型明亮式切工

新石器時代有兩種數學系統:十進位和二進位系統。鑒於現在我們採用的是十進位系統,所以我們對它較為熟悉,也認為它是好的系統,或許是最好的系統。然而,對這個系統而言可惜並不是如此。由於我們有十隻手指,十進位更易上手,手指就是用來計數。因此,十進位是原始人完全沒有數學知識就產生的數學系統,更確切的說,是在還沒有數學的時候。十進位其實是計數系統,而不是構想出的系統。二進位遠優於十進位,原因十分單純:十可被二和五除盡;十二可被二、三、四和六除盡!尤其是:十不能被三除盡,只能被二除盡是一個決定性的缺點。三是第二個質數,並且是不能被三除盡的十進位的數學災難導致許多事情都難上一點。十分之三,百分之三和千分之三是整數。特別是當我們進行指數運算,進入更高階的數學,只能被二而不能被三除盡是這個數學系統的優勢。也許人類總會走到這一步,把習慣安插於其中,數學將會轉向成十二進位。
時間一方面是依據二進位,另一方面是依據六十進位運行。然而六十進位不僅運用於時間。典型的例子即是運用於航海術。我們把圓劃定為360度。一度有六十分,一分有秒。時間和航海術,空間和時間在其原初的層次是緊密關聯,甚至它們運用於同一個數學系統,但它和我們一般的標準系統有所區別,
有一個令人驚訝的事實:人類起源的地區,非洲中心,在早期石器時代就已經使用二進位,而不是十進位。這一點透過語言的研究可被證實,該研究指出,尼日利亞的原始語言裡的數詞已經使用二進位。人類最古老日曆,推估有兩萬年之久,出土於現在的剛果的日曆,所謂的伊尚戈骨,就奠基於二進位。它有三行凹痕,最外邊的兩邊分別共計為六十個刻痕。然而,這個我們所知使用60進位的古老日曆以及時間單位的區分就是僅僅關聯著60,這兩者是否有實際上的關聯有待商榷。但事實是,12、6和60一直主宰著古代的時間單位的區分。
當原始人在他們誕生的地區發現數學和時間,使用十二進位,而不是十進位,但大部分其他的地區還是使用十進位。
某次人口遷徙,也或許是第一次的遷徙,從非洲中心路經埃及走向美索不達米亞,後來的巴比倫。兩萬五千年前,當時似乎已經有人口過量而導致人口大量遷徙的問題。如果一個人可以長途跋涉,例如從非洲中心到巴比倫,必然就文化或至少軍事上有其優勢,否則就不能路經其他民族的領土,並且宣稱,不侵略所經之地。顯而易見,非洲中心在第一次人口遷徙遠勝於周遭的文明。
儘管埃及人使用十進位,也被保留下來;對應於伊尚戈骨,它的時間單位的區分建立在十二進位。古代埃及文化有白晝十二小時,黑夜十二小時,每年十二個月。埃及天文學發現了十二星座。
伊尚戈骨非洲人在埃及人的漫遊之後遇到定居於埃及和巴比倫之間地區的蘇美爾人。眾所周知,蘇美爾文明早在公元前3300年以前就已經使用六十進位作為數學系統,而不是十進位,而古代巴比倫的數學系統同樣也奠基於六十進位,甚至著名的希臘天文學家,托勒密,把他的學說奠基於當時已在世界廣泛流轉而被當作天文學基礎的六十進位。
因此,時間和航海術奠基於六十,應該說是十二進位。
另一個把時間和航海術互相結合的元素是圓。在航海術作為度數標定的方向,在手錶裡作為時間之展示,使用圓作為表現系統之基礎。
Niveau Élevé這個品牌完整地承接這種情況,企圖在手錶裡,在每一個時間表述的個別的階段裡,研發和貫徹數學及知性上的十二進位和六十進位系統。
在許多精品的手錶裡,鑽石總是扮演著關鍵的角色。鑲鑽手錶無非是珠寶和錶成功的結合。然而鑽石的打磨直至目前總是依據八面體為原則,而不是十二面體。一支全然和諧的手錶,它是以超過五千年古老的時間單位來區分,奠基於十二進位為基礎;但是明亮式切工仍是運用八面體的刻面,這樣的手錶其實是某種風格的斷裂,更確切地說,是不必要的合諧之斷裂。
就鑽石打磨工藝而言Niveau Élevé擁有舉世聞名技術和能力的打磨匠人。他們有能力,精確地切割一毫米直徑的鑽石,這種精確度幾乎無法被超越。師傅取得鑽石底部和頂部角度少於1/2度的誤差,以及所謂底尖長度只能容忍少於3%的誤差。這意味著,使用10倍數放大鏡和手工打磨的寶石能呈顯少於三百毫米的誤差。
借助於七道新的12種規律的寶石切割,Niveau Élevé的切工變得更精緻。
為了測量寶石切割對稱的完美度,可使用三稜鏡,呈現鑽石的透光度。只有少數幾個熟練的打磨工操作精密的儀器,以便監管和改善打磨的質量。世界上有此功夫的鑽石打磨師傅不超過10位。借助於這種特殊的放大鏡呈現鑽石頂面和底面的打磨是否一致,抑或鑽石刻面的對稱是否完美。人們可想像,透過三稜鏡的考察,呈現了七道新的明亮式切工。於此,鑽石打磨整個的手工藝技術無非展示了最精密的一面。明亮式切工是鑽石以及彩鑽,例如紅寶石、藍寶石和綠寶石等所有切工形式之母。因為這種切工幾乎可百分百反射入射光;這點過去一百年來從未改變。
把數學和哲學的概念轉化到完美的物質,經過經濟蕭條的一個世紀之後,創作出七道全新的、如此完美的切工形式,以至於產生了精密的光照圖,這點並非易事。然而,這些新的切工形式如此完美地實現,以至於這些形式可絕對精確地在一毫米的誤差下打磨鑽石。這是一項無法超越的工藝。在它的構想能力和熟練的技術,Niveau Élevé總是引領一切無限之可能性。
就如科學教導我們,光是時間的計算單位。時間在速度上總是適應光通量。因此,時間和光不可分割,相互交織。鑽石即是享有光之詩的物質或最高的折射率。對此,鑽石是唯一在打磨的形式裡百分百反射光線的物質,這種折射率比鏡子更高。
許多有天分的工匠不斷精進自身的技術製作精緻手錶。然而深入鑽研物質後,人們把時間區分單位超過5000年的數學的原則藉由光之流動嵌入鑽石,做出十二道出於寶石打磨的光射,把手錶的時間展示了完美的象征,然而,至今未有人深入探究。
新研發的鑽石打磨方式的光圖建立了十二點對稱。